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遇俊锴 >

云南红河退出CBA?(图)

归档日期:06-16       文本归类:遇俊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07年4月18日,已辞去云南红河主帅一职近半年之久的吴庆龙,会同当时与其一同中途下课的领队李晓勇,将一纸状告云南红河俱乐部欠薪不决的诉状递交至中国篮协。红河俱乐部拖欠球队薪金的丑闻随即遭媒体首次大面积曝光,但当时吴庆龙这一纸诉状所揭开的,只相当于红河欠薪案的冰山一角。

  前广东宏远国手欧阳贵景,曾为云南冲A、打CBA首个赛季就杀入四强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其离开云南队已3年,但至今对方仍欠着他20多万元的工资和奖金。前CBA三分王遇俊锴,前年夏天带着一摞白条转投浙江广厦,这是此前他在云南效力三年的“收入证明”,至今还未兑现,据说这些薪酬白条“面值”近百万元之巨。另外在云南打球时被欠过薪的,还有王守强、陈照升等知名球员,以及现在仍在云南队注册和签约的所有人士,包括队医、翻译和青年队的教练。而在上赛季,外援嘉伯之所以中途落跑,也跟拿不到薪水有关。

  据了解,上赛季开始之前,云南红河俱乐部在与教练、球员、工作人员签约时,规定工资实行年薪制,但须分三次给付——联赛开始前给30%,联赛结束后给40%,合同到期后再给30%。另外赢球奖的发放原则是主场奖金6万,客场奖金8万。但到上赛季后半段,因俱乐部始终没有按规定兑现薪酬,云南队的球员们曾两度酝酿罢赛,但都被出面调解的中国篮协及时摆平(由个别股东象征性地支付了一点工资)。不过最终全队仍被欠了据说多达400万元的薪资,联赛进行过程中,队员们早都没了心思打球,完全散了架的云南队最终50场常规赛仅胜6场,在18支CBA球队中敬陪末座。

  而红河俱乐部还不止欠球队的钱,因为拖欠房租,队伍曾一度被逼入无处安身的窘境。上赛季,云南队把宿舍安置在昆明星耀体育中心内的尼斯酒店,因俱乐部长期拖欠酒店的房费还有餐费,队员们差一点就被酒店扫地出门。

  作为对酒店方的让步,球队去客场时,必须得把绝大部分房间退掉,仅留一两间房,用以存放行李物品、供俱乐部留守人员居住。某球员说起这事就倍觉辛酸:“打个客场还要把宿舍腾空,天底下也只有我们云南队才能出这种怪事!”

  “俱乐部还有100万的保证金放在篮协,篮协说到时候会拿这个钱发给我们的。但事情过去这么久,也没有动静。”一位球员表示。球员们现在连生活费也没着落,“如果篮协再不管,我们不但要把俱乐部告上法庭,也要把中国篮协告上法庭。”

  在近几年云南队屡爆欠薪丑闻的过程中,俱乐部董事长韩志昆始终是神龙不见首尾。早年韩曾任云南红河州体育局局长,球队冲A时亦是俱乐部法人。2007年初,其变卖家产,集资入股云南红河俱乐部,并离任体育局局长一职,彻底下海当上了CBA职业俱乐部的董事长。但因经营不善及球队成绩下滑等原因,逐渐导致俱乐部入不敷出,包括他名下的奔牛大酒店也因此转卖给他人。或许是因四处躲债的缘故,这几年其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然而就在今年7月中旬,一向“低调”的韩志昆却突然主动联系云南当地的主流媒体,称俱乐部的资金将不成问题,因为他“还能卖金子”。上赛季结束后,云南队员曾集体到篮协状告俱乐部欠薪之事。按篮协的CBA准入制度,欠薪不决的俱乐部将被踢出CBA,不过作为全联盟西南地区惟一的独苗,篮协并无一棍子将云南队打死的意思,遂给出一定时间的宽限——若红河俱乐部在7月11日之前清欠,CBA资质将继续保留。然而大限到来时,欠薪案毫无进展,此时韩志昆金子还债的承诺,正好让篮协找了个台阶下,红河俱乐部遂由斩立决被“改判”秋后问斩。

  本月17日,篮协召集红河俱乐部主要负责人进京汇报清欠工作进展,但就在成行前一日,韩志昆却被云南红河州反贪局会同纪检及经侦部门实施了拘捕。而篮协17日的会议议题,也由协调解决欠薪问题临时变为如何应对韩志昆被拘之事。

  据悉,韩志昆被拘是由红河州领导牵头,由反贪局、纪检、经侦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直接查办,对韩实施拘捕时,其住所也被搜查,资产更被查封。另悉,红河州政府已向篮协方面表态,称凡是红河俱乐部正常的债务,比如欠球队的薪水,州政府都会想办法解决,但韩志昆个人造成的债务不在州政府的解决范围之内。现审计部门已着手对红河俱乐部的财务问题展开核查,而篮协在召集云南队赴京开会前,已初步给出一个40天的规定期限,具体规定是:如在今年10月12日前欠薪问题得以解决,红河俱乐部仍有资格参加CBA新赛季的准入评估;反之,云南红河就只能跟CBA说拜拜了。

  鉴于立案侦查和审计部门的工作需要一定的时间,篮协这个40天的规定期限,于红河俱乐部而言其实已不具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有篮球圈消息灵通人士告诉记者,云南红河俱乐部已不对现有的CBA资质再抱什么幻想,退出新赛季CBA联赛后,红河俱乐部已初步向篮协表态,愿于明年以年轻队员重组球队,加入CBA次一级联盟的NBL联赛重新来过。据《南方都市报》

  云南的问题直接影响到东北虎旧将赵阿南的去留,虽然俱乐部正处在动荡之中,但赵阿南还是要在云南等待消息。

  “俱乐部的确欠我的薪水,但具体多少还是不说的好。至于去向,我还要继续等待俱乐部的消息。即使下赛季球队不能打CBA联赛,我也没有考虑回东北虎,其他的一切还都是未知数。”电话里的赵阿南有着无奈和彷徨。不过,相信凭借他的实力,下赛季谋求一支球队,应该不是问题。

  昨日,中国篮协下发了《CBA俱乐部球员和教练员工资总额控制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下个赛季CBA联赛中教练员和球员工资收入不得超过俱乐部总收入的55%。教练员和内援年薪不得超过100万元。外援每月工资不得超过6万美元。现役国家队队员以及国家队主教练并随队参加过国际大赛的年薪不得超过100万人民币,两次入选过国家队集训,国家二队主教练或国家队助理教练的工资总额不得超过75万人民币。国家青年队队员及国青队主教练工资不得超过50万人民币,其余球员的工资不得超过30万人民币。

本文链接:http://fecreditvn.com/yujunjie/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