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遇俊锴 >

欠薪纠纷未决俱乐部董事长又因经济问题被拘捕 CBA OR NBL云南红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遇俊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报记者从中国篮协、云南红河男篮及篮球圈消息灵通人士处了解到,本月16日,云南红河男篮俱乐部董事长韩志昆因经济问题已被红河州反贪局拘捕,其住所也被搜查,资产更被查封。因云南队本就深陷欠薪纠纷,此事对其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据悉,云南红河俱乐部已对现有的CBA资质不抱幻想,拟于明年重组球队,加入C B A次一级联盟NBL联赛。

  2007年4月18日,已辞去云南红河主帅一职近半年之久的吴庆龙,会同当时与其一同中途下课的领队李晓勇,将一纸状告云南红河俱乐部欠薪不决的诉状递交至中国篮协。红河俱乐部拖欠球队薪金的丑闻随即遭媒体首次大面积曝光,但当时吴庆龙这一纸诉状所揭开的,只相当于云南红河欠薪案的冰山一角。

  前广东宏远国手欧阳贵景,曾为云南冲A、打CBA首个赛季就杀入四强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其离开云南队已3年,但至今对方仍欠着他20多万元的工资和奖金。前CBA三分王遇俊锴,前年夏天带着一摞白条转投浙江广厦,这是此前他在云南效力三年的“收入证明”,至今还未兑现,据说这些薪酬白条“面值”近百万元之巨。另外在云南打球时被欠过薪的,还有王守强、陈照升等知名球员,以及现在仍在云南队注册和签约的所有人士,包括队医、翻译和青年队的教练。

  而在上赛季,外援嘉伯之所以中途落跑,也跟拿不到薪水有关。甚至,为云南队介绍外援的经纪人也会倒贴钱。2007/2008赛季开始前,某经纪人曾带两名外援来云南队试训,事前双方约定,不管最终能否成交,外援国际航班的机票钱都由红河俱乐部负担。但最终红河俱乐部未按约行事,这笔钱最终还是由经纪人倒贴,而外援国内航班的机票钱,则是由当时的球队翻译找朋友借钱垫付。

  据了解,上赛季开始之前,云南红河俱乐部在与教练、球员、工作人员签约时,规定工资实行年薪制,但须分三次给付——— 联赛开始前给30%,联赛结束后给40%,合同到期后再给30%。另外赢球奖的发放原则是主场奖金6万,客场奖金8万。但到上赛季后半段,因俱乐部始终没有按规定兑现薪酬,云南队的球员们曾两度酝酿罢赛,但都被出面调解的中国篮协及时摆平(由个别股东象征性地支付了一点工资)。不过最终全队仍被欠了据说多达400万元的薪资,联赛进行过程中,队员们早都没了心思打球,完全散了架的云南队最终50场常规赛仅胜6场,在18支CBA球队中敬陪末座。

  而红河俱乐部还不止欠球队的钱,因为拖欠房租,队伍曾一度被逼入无处安身的窘境。上赛季,云南队把宿舍安置在昆明星耀体育中心内的尼斯酒店,因俱乐部长期拖欠酒店的房费还有餐费,队员们差一点就被酒店扫地出门。作为对酒店方的让步,球队去客场时,必须得把绝大部分房间退掉,仅留一两间房,用以存放行李物品、供俱乐部留守人员居住。某球员说起这事就倍觉辛酸:“打个客场还要把宿舍腾空,天底下也只有我们云南队才能出这种怪事!”

  在近几年云南队屡爆欠薪丑闻的过程中,俱乐部董事长韩志昆始终是神龙不见首尾,有时候就连俱乐部的管理层都打不通他的电话。早年韩曾任云南红河州体育局局长,球队冲A时亦是俱乐部法人。2007年初,其变卖家产,集资入股云南红河俱乐部,并离任体育局局长一职,彻底下海当上了C BA职业俱乐部的董事长。但因经营不善及球队成绩下滑等原因,逐渐导致俱乐部入不敷出,包括他名下的奔牛大酒店也因此转卖给他人。或许是因四处躲债的缘故,这几年其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然而就在今年7月中旬,一向“低调”的韩志昆却突然主动联系云南当地的主流媒体,称俱乐部的资金将不成问题,因为他“还能卖金子”。韩志昆说这话时,一位跟他相熟的C BA投资人就曾告诉记者,韩志昆所谓的卖金子还债,无非是他在金矿、铅锌矿行业还有自己的一部分投资,但那金矿能不能挖出金子,还是未知数。这位CBA投资人当时就预言,这不过是韩志昆在玩拖延战术。

  原来,上赛季结束后,云南队员曾集体到篮协状告俱乐部欠薪之事。按篮协的CBA准入制度,欠薪不决的俱乐部将被踢出CBA,不过作为全联盟西南地区惟一的独苗,篮协并无一棍子将云南队打死的意思,遂给出一定时间的宽限——— 若红河俱乐部在7月11日之前清欠,CBA资质将继续保留。然而大限到来时,欠薪案毫无进展,此时韩志昆金子还债的承诺,正好让篮协找了个台阶下,红河俱乐部遂由斩立决被“改判”秋后问斩。

  但篮协也不能让韩志昆的拖延战术无节制地玩下去。本月17日,篮协召集红河俱乐部主要负责人进京汇报清欠工作进展,但就在成行前一日,韩志昆却被云南红河州反贪局会同纪检及经侦部门实施了拘捕。而篮协17日的会议议题,也由协调解决欠薪问题临时变为如何应对韩志昆被拘之事。

  据悉,韩志昆被拘是由红河州领导牵头,由反贪局、纪检、经侦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直接查办,对韩实施拘捕时,其住所也被搜查,资产更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红河俱乐部个别官员及财务人员已多次被联合调查组要求协助调查此案。另悉,红河州政府已向篮协方面表态,称凡是红河俱乐部正常的债务,比如欠球队的薪水,州政府都会想办法解决,但韩志昆个人造成的债务不在州政府的解决范围之内。现审计部门已着手对红河俱乐部的财务问题展开核查,而篮协在召集云南队赴京开会前,已初步给出一个40天的规定期限,现这一期限不变,具体规定是:如在今年10月12日前欠薪问题得以解决,红河俱乐部仍有资格参加CBA新赛季的准入评估;反之,作为云南三大球惟一职业队的男篮,就只能跟CBA说拜拜了。

  鉴于立案侦查和审计部门的工作需要一定的时间,篮协这个40天的规定期限,于红河俱乐部而言其实已不具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有篮球圈消息灵通人士告诉记者,云南红河俱乐部已不对现有的CBA资质再抱什么幻想,退出新赛季CBA联赛后,红河俱乐部已初步向篮协表态,愿于明年以年轻队员重组球队,加入CBA次一级联盟的NBL联赛重新来过。

  本报讯 昨日,篮协宣布新赛季CBA将于今年12月19日揭幕,如云南红河真的退出,其原有空间是补是缺,必将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经多方打探记者了解到,首先一种可能是新赛季只有17支队伍出席。因新赛季已取消南北分区,CBA随之也不存在南北区球队数目不平衡的问题,每轮只需有1支队伍轮空即可。

  早在上赛季中段,曾因“投票门”事件于去年被拒于CBA门外的广东凤铝俱乐部,便曾秘密赴滇洽谈购买红河俱乐部股权之事,但凤铝欲借壳杀回篮球圈的愿望首先在赞助商那里就卡了壳。因为广东已有宏远和新世纪两家CBA俱乐部,如云南红河再被卖到这里,广东的篮球市场势必呈现饱和之状。而CBA在西南地区本身就只有云南红河一家,赞助商需要有1支队伍拓展西南市场,所以即便云南红河出让股权,也以不出西南地区为宜。这种背景下,同在该地区的四川成为接手红河俱乐部的最合适下家。曾于前年出资承办CBA全明星赛的成都金强集团,现正有意接手四川男篮,而且前段时间其已同红河俱乐部的个别工作人员有过接触,希望他们来成都工作。如果只是经营现处于N BL中下游的四川男篮,新入主的投资人似乎没必要费劲去挖云南队的墙脚。

  第二种可能是5年前因与篮协交恶而退出联赛的北京奥神重返CBA,其实去年一度就曾传出奥神欲回归CBA的消息,但最终是奥神自己主动放弃,据传是俱乐部方面与篮管中心前任主任李元伟没有谈妥。如今在新一任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的亲自斡旋下,奥神已回国,现正在兰州代表中国出战亚俱杯。值得注意的是,打亚俱杯期间,奥神官方曾公开表示,会在一个月之后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公布自己下赛季的去向,且事先还确认不会再去美国打A BA联赛。考虑到一个月之后,差不多正是篮协给云南红河俱乐部40天宽限时间的到期之时,如果这不是巧合,那么奥神不是没有可能顶替云南出现在新赛季的CBA战场,前提是信兰成必须拿出足够具有说服力的理由,让奥神顺利迈过CBA的准入门槛。

  另外一点也需密切关注。就在韩志昆被拘之后,篮协同时派出宫鲁鸣、王玄等要员前来广州和东莞,除负责N BL联赛的比赛监督,还兼有调研之意。据说,包括如云南退出,CBA新赛季其空位是补是缺的问题,也在此次调研的范畴之内。现该调研结果已由宫、王两位篮协官员呈报至信兰成处,虽具体结果尚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该结果倾向于云南腾出来的空位有人来补。

本文链接:http://fecreditvn.com/yujunjie/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