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于梁 >

于梁:从准餐厅老板到北控队魂33岁?他的生涯正巅峰

归档日期:06-05       文本归类:于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差不多5年前,于梁在社交媒体上跟陈江华玩笑似的打了个赌: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先退役。

  两人都出自广州伟伦体校篮球教练严福伦门下,做过室友,做过队友,成长轨迹也都是“体校-广东青年队-CBA”,于梁称陈江华是用一次次“妙传助我得分”的人,是“让我的粤语如同本地人一样流利”的人。然而,两人后来的人生际遇却截然不同。

  立下“赌约”的时候,于梁即将开始自己的第5个NBL赛季。从东南沿海到西南腹地,从CBA的广东宏远到,再到NBL的广州自由人和重庆翱龙,他的职业生涯可谓颠沛流离。其间,他所在的广州自由人一度于2012年9月宣告解散,数月后又“借壳”还魂,更名为“重庆翱龙”。

  陈江华的球风在中国篮球历史上独树一帜,当时的他仍是八冠豪门的后卫主力,北京奥运会上的惊鸿一瞥如在昨日,有关他的讨论层出不穷。

  陈江华速度快爆发力强,可谓天赋异禀,同时,这种天赋也让他整个生涯都饱受伤病折磨,“在每场激烈的比赛之后,肿胀的膝盖甚至让我无法感觉到双腿存在。”2017年9月18日,陈江华如此在社交媒体写道,那一天也成为了他篮球职业生涯的终章。

  而于梁呢?至今5年过去,当年玩笑似的“赌约”早已烟消云散,于梁也带着队伍从NBL杀回了CBA,已经33岁的他不仅依旧奋战在一线,还打出了生涯最高的场均得分——12.3分(截至联赛第40轮)——在本土球员中排第18名,32.3分钟的场均上场时间同样是生涯最高。别忘了,33岁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讲,已经是理论上的生涯末期。如果把于梁的生涯比作一根幽幽燃烧着的蜡烛,那它的火势一定微弱,但绵长。

  在伟伦体校,于梁是主力,升二队那年(2002年),他、陈江华以及另外两名队友黄志锋和邓文正联手夺得“耐克三对三篮球赛”中国赛区总冠军,从而得到了赴美交流学习的机会。在达拉斯,于梁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王治郅,后者鼓励他和小伙伴们努力打球,完成自己的梦想。“那时候我们还未成年,谁也没想到以后会打职业联赛。”于梁说。他们还见到了纳什,还看到王治郅在“大竹竿”布拉德利面前完成突破暴扣——尽管只是一场队内训练,却足以让于梁看得目瞪口呆。

  两年后,于梁正式升入广东一队,担任杜锋、朱芳雨的替补,当时的广东男篮,刚刚从八一队手中抢得队史首冠,风头正盛。

  只有18岁的于梁到了人才济济的一队,情况变得大不一样。以他当时的身体条件和技术水平,根本不足以应对CBA的比赛强度。所以,于梁前三个赛季的场均得分从未超过2分,单场最高得分在2006年10月22日与云南红河一战中创造,他4投3中拿到7分,广东以131-75狂胜对手56分,显然,那是一场垃圾时间很多的比赛。

  “那时候老朱(朱芳雨)、大鹏(王仕鹏)都是比较年轻的球员,是在当打之年,”于梁回忆,“那会儿我年龄也小,打不上球,有段时间确实比较迷茫。”

  时间一晃到了2007年,随着周鹏渐趋成熟、季乐强势回归,本就已经信心不足的于梁,生存空间更小了,竞技体育的残酷同样体现在这里。眼看昔日的希望之星即将沉沦,宏远男篮便将于梁租借到了广厦,冀望他能在更广阔的空间里觅得生机。

  那是广厦队升入CBA的第二个CBA赛季,也是于梁开始获得稳定出场机会的第一个赛季。“感觉青年队跟一队是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事情,要努力去做,才能有机会。”于梁告诉网易体育,“在广厦,比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起码有参与感了,能有机会打球。心态上更成熟了。”

  他的室友是后来4次入选CBA全明星阵容的张楠,无论是论年龄还是队中资历,后者都算得上是老大哥。尽管年龄差距不小,两人却意气相投,同出同归,几乎形影不离,用张楠的话说就是“两年七百多天只是放假分开过两个月,剩下天天吃喝拉撒都在一起”。最后,于梁成了张楠口中的梁子(谐音“娘子”),张楠成了于梁口中的阿楠。

  如果只是在一起吃喝玩乐,随便打发时间,那是酒肉朋友,好的友情,其精髓大概在于互相鞭策共同进步。

  他俩当时的身体都比较瘦弱,力量不足,根据时任主帅王非的指示,二人开始在体能教练韩超的指导下加强力量训练。当时,广厦在钱塘江边的三江花园租了一幢别墅,添置健身器材之后便充作力量房,于梁、张楠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加练力量,时间是晚饭后的7点半到9点。

  或许是出手机会太过零散,在广厦的两个赛季,于梁的投篮命中率均未超过38%,场均得分也仅比在广东时略微高一点而已。但他还年轻,希望终归是有的。

  租借到期之后,广厦和广东在转会费问题上没有谈拢,于梁无法继续留在广厦,只能回到广州从头来过。此时的广东队,已经是拿下过5次冠军的王者之师,“锋雨鹏”状态正佳。离开时,于梁还没有品尝过“希望”的滋味,在广厦他第一次尝到了那种滋味,归来意味着得而复失,其落差之大可想而之。

  几乎所有少小离家到异地打拼的球员,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于梁也是如此:一是不忍看父母一边承受骨肉分离的凄苦,一边为自己的其他事情担惊受怕;二是报了也没用,父母的经验、人脉并不足以为自己提供助力。他的老家长春距离广州将近3000公里,横跨了大半个中国。如果没有客场比赛,于梁通常一年只能回家一次。

  再加上2009年的交通、通信、传媒都不像现在这么发达,经纪人制度也远没有建立,很小就进入体制的球员们往往与社会脱节,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闪转腾挪的余地不大。“我当时也比较年轻,没有太高的资历,可能跟转会费不匹配,不会有太多球队跟我有兴趣。”于梁如此分析自己当时的处境,“也没有选择去联系更多的球队。”自感篮球生涯无望的于梁,经过一番思想上的挣扎之后,选择了退役创业,当时他只有23岁。

  “当时还是很想打球的,毕竟一直以来就是练这个的,家里也一直支持。”于梁回忆说,“如果没有机会打球的话,就打算创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计划开一家篮球主题的餐厅,并很快进行到了选址、装修的阶段。

  在此期间,无球可打又无处可去的于梁去打了不少商业比赛,“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野球,”于梁告诉网易体育,“毕竟要维持生活嘛。”

  “我们的青春都给了篮球,都不是做生意的料,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张楠曾经这样劝解于梁,他告诉网易体育,“以前可能会有各种打击让他萌生退意,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呢?”但当时的于梁显然不是铜头铁臂,他只是一个处处碰壁的年轻人罢了。

  决定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于梁在伟伦体校的教练严福伦站出来拉了他一把,后者不忍看到徒弟就这么放弃篮球,“(去开餐馆就)浪费了啊,练得那么辛苦那么累,这么早跑出来干嘛,还有的打的嘛。我告诉他,打篮球要好过开餐馆。”话不多说,严福伦当即就把于梁推荐到了刚成立不久且面临大换血的NBL球队——广州自由人。自由人的总经理吕锦清是中国男篮名宿,与严福伦是师兄弟,曾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与“飞人”乔丹对位,也正是在那届奥运会上,吕锦清用罚球绝杀了法国队。

  接下来出奇的顺利,吕锦清在办公室跟于梁见过一面之后,没有试训便很快决定将其收入帐下。一来是宏远青训的金字招牌摆在那里,宏远出品几乎可以跟免检产品画等号;二来是以于梁的身高和能力,在NBL打球还是游刃有余的,“唯一的毛病就是身体单薄了一点。”吕锦清告诉网易体育。

  “准餐厅老板”于梁,就这么有惊无险的再次上路了。从万众瞩目的CBA联赛,到乏人问津的NBL联赛,于梁心里非但没有落差,反而有些许庆幸,“能继续打球我是很幸运的,我很多师兄弟、队友,很多都已经转业了。”于梁说,“有球打就知足了,不分什么高级别低级别,那个时候我水平并不是很高,并不具备多强的能力。”

  到了NBL,于梁就有了身高优势,于是从3号位改打4、5号位,“有个很好的老大哥在培养我,就是跟姚明同一时代的贾孝忠。”有人看到本赛季发挥出色的于梁,不禁感慨:他在NBL错过了涨球的黄金年龄,不然成就会更高。于梁对这种说法却持保留态度,“都有可能吧。反过来看,你在CBA可能打不上球呢?倒不如我在NBL有更多锻炼机会。”事实上,在NBL的5年间,于梁的技术越来越全面,心态也越来越成熟,正因如此,当他重新面对一度让他绝望的CBA时不再茫然无措。

  2014年,于梁率领重庆翱龙获得NBL联赛亚军。赛季结束后的一天,他和队友们接到了球队新赛季将升入CBA的通知。他一愣,想到的不是“失去的一定要亲手拿回来”,而是“又可以回家乡打球了”,除此之外,没有公开表达更多的情绪,“能够帮助一支球队升级,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荣耀,我个人可能没有过多表达,但它确实是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情。”

  进入CBA之后,于梁的球队走得并不顺利,从山城重庆搬到首都北京,4年过去,始终被挡在季后赛门外——即便上赛季拥有包括马布里在内的三外援,也还是棋差一着。本赛季,失去三外援资格的北控释放出更多球权,于梁顺势成为了队内本土得分王。第40轮的京城德比,于梁毫无征兆地轰下生涯第二高的24分,其中末节7投5中拿到14分,正是因为他一次次进球续命,才有了最后里卡多-雷多的惊天绝杀。事后,北控球迷用“一场顶十场”来形容这场比赛的重大意义。

  “还是通过训练吧,一直保持一个系统的训练是比较关键的,至于为什么这个赛季发挥,我觉得也很难用语言去形容,做自己该做的事,水到渠成吧。”于梁解释说。这番表态,不禁让人想起初入京城时他曾经说过的话,“只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应该会得到球迷的欣赏,只要做好我们自己。”没什么豪言壮语。

  对于于梁的爆发,老友张楠并不觉得惊讶,“我知道他早晚能爆发。他对比赛一直很专注,好胜心强,以前在一起玩游戏都要玩到最好。”

  已经跟于梁共事10年的北控总经理吕锦清,则将于梁的逆龄生长归结为平时的自律。“毕竟他也有过去别的队不成功的经历,人长大了,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越来越重视,从甲B把球队带领上来,从技术各方面成熟了,心态也成熟了。比赛完了,很多球员都会去会女朋友,人之常情嘛,我问他为什么不去,他说还是保持状态,为了比赛为了训练,休息一下。”

  除了战术地位,作为队长兼队内资历最老的球员,于梁在队内的精神地位也是超然的。他是球迷眼中的队魂,是小老弟们眼中的老大哥,“年轻队员有矛盾啊,都会找到他去解决,看到队友出现思想问题啊,他都会去帮教练帮领队调节。”吕锦清告诉网易体育。

  然而我们或许无法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老来俏”的于梁,3年前竟然仍有人劝他退役。在京城德比拿下24分之后,于梁在社交媒体“回击”了当初别人对他的劝说,“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时候,其实这就是你的机会,我始终记得3年前劝我退役的那个人,我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感谢身边每一个鼓励和支持我的人。”张楠觉得,只要“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保持好身体状态”,于梁超过自己的退役年龄“没问题”。

  我们来做个简单的算术题:1981年出生的张楠,2017年正式退役,时年36岁。而于梁今年33岁,如果要超过张楠,他还得再在CBA赛场上征战3年。关于自己未来的生涯,于梁表示:“看状态,希望能打得更久一些。”

本文链接:http://fecreditvn.com/yuliang/41.html